*_杨花
背景:
阅读新闻

*_杨花

[日期:2015-02-04] 来源:  作者:2012级5班 陈双慧 [字体: ]

和风吹起,朔风退却。一天,又一天地,日光渐渐明朗,让云彩面庞丰腴,让白昼逐渐生长。校园中杏梅莞尔,碧桃粲然,不知何时,蜂群已在这里流连。教学楼窗口前,一簇新生的枝芽,在冉冉朝阳中翘首,一只喜鹊,高声预祝它将成为浓密的树荫。

然而,几丛花的笑颜,还不是最盛大的场面;一只鸟的吟唱,不足以唤来最热闹的节日。春天和年轻的我们一样,从不满足于简单的愉悦,总是更愿意在欢畅中引吭高歌。

东南风送来了四月的天,空灵而澄澈。它翻乱了我们的书页和心,诱使我们走出教室,走下楼梯,奔至操场。

热流涌动,暖风荡漾,阳光从杨树的巨大枝丫间倾泻,流淌在跑道和篮球场上。

此时,千万片雪花在飞舞。

那不是雪花,是*_杨花。它们浮动在闹市中的一片净土——我们的学校,我们的圣地的上空。

仿佛是残损的云烟,在四月飘落人间,或弥漫在光亮的水泥地,或堆积在灌木下的阴影里,或覆盖在乒乓球台上。苍白轻软的一丝一络,似乎禁不起沾染一点泥土。然而它们毕竟是树的儿女,终要归结于大地,给她带来纯净而新鲜的天国气息。

风的双翼稍稍收敛,几片绒羽就徐徐向远方散去,直至拂过地面,宛如小溪潺湲,流淌于心田;当风儿再次腾飞,洁白的千丝万缕,便充盈了整个世界,澎湃汹涌,好像思维的海洋,映着灿烂的阳光,正与天空交汇。

在*_杨花的波涛里,杨树擎举着碧绿的华盖,静默观望它身边飘过、走过、流过的一切,它身后低矮的平房,曾是多年前的校舍,岁月匆匆,杨树只怕已记不清里面走出过哪位工程师,哪位学术泰斗。它只是年年编织着时间的经纬,在四月放飞天空。

杨树的略呈心形的叶片,年年凋落和新生;一道道的经脉,正像不断更新的历史。杨树的花穗,年年散尽和积聚;烂漫的*_杨花,就是我们青春的见证。

斑驳的树影里,乒乓球的脆响惊走了停歇的麻雀,它们局促不安地跃动和张望;雀鸟的啼鸣里,男生们在篮球场上驰骋,黝黑的胳膊沾上洁白的*_杨花,他们纵使学业繁重,仍有在户外挥洒汗水的自由;搅天的飞雪里,几个女孩子,发辫如青枝翠蔓般摇曳,抱着书款款走来,笑语娟娟,点响了四面的风;绵绵的长风里,*_杨花相逐相戏,聚成团,连成链,那位学长紧攥着书包带子,微微扬起下颌,椭圆形镜片掩不住眼中流露的思索,他莫非想起了化学反应——分子和分子一瞬间的转换?在千万片似雪*_杨花随金晖和暖风升腾的一刹那,修长的藏蓝领带和齐整的浅蓝衣裾飘拂起来。天空的*瞬间泛开。那是多么清雅俊逸的*啊!那是多么贴合理想的*啊!

轻絮只在园中飘扬,我们凝结着深厚希望的梦想却能乘风破浪,越过学校的垣墙,弥散在养育我们的大地上。年轻的学子如日出东隅的光芒。北海虽远,扶摇可接。我们的梦想,就在这里起航!

 

 

收藏 推荐 打印 | 录入:zhouzp | 阅读:
相关新闻      
本文评论   查看全部评论 (0)
表情: 表情 姓名: 字数
点评:
       
评论声明
  • 尊重网上道德,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
  •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
  •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
  •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
  •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
热门评论